今過那夜,每個人都驚魂未定,沒有一個人是沒被襲擊的

保護莫里是拜爾的責任,但今晚血族的目標不是莫里,是拜爾,所以很多拜爾都受了傷

我抬起頭,我知道我的雙眼是無神的,只有淚不斷的落下,不懂那時為何有勇氣去救別人,不留下替他報仇

現在我找不到他的屍體了!可能變成了血族.....世上唯一的親人就這麼的消失

「愛德琳」又是誰再叫我

「我說過了不要吵我」

「我是賽格」賽格?

我默默的抬起頭,望見了那個扶養我長大的拜爾,濃密的黑髮中參著幾搓白髮

「賽格!!怎麼辦?哥哥死了,哥哥死了....」我撲進他的懷裡,緊抓著他,在肩上大哭

「我知道,我知道,但他沒有死」他拍拍我的背,順便告訴我這個震驚的消息

「難道?」

賽格只是點了點頭,黑棕色的眼睛裡透出無奈跟難過

「我會去救他的,一定有辦法可以把血族變回正常的吸血鬼,對不對,對不對?」我的思想開始亂跳,腦袋卻一點思緒都沒有

「愛德琳,冷靜下來,聽我說。現在,沒有人知道怎麼把血族變回來,喬格里,回來的機會幾乎是零啊」

我冷靜不下來啊!聽完你這句話,我還能冷靜嗎?我還做的到嗎?

「愛德琳,我知道,我曾經在一本很老很老的書上看過」笛卡兒從人群中走出來,一頭金髮的她配上慘白的臉色,更顯得蒼白

我馬上衝過去抓住她的肩膀「快說啊!」

「很痛...愛德琳...你先冷靜好不好?」笛卡兒虛弱的抓著我的手

等等,我在幹啥?我在逼大家嗎?我在幹嘛?我把笛卡兒弄痛了,我把大家嚇死了

「對不起」我放開抓著她的手「我只是...你知道,急了」我低下頭,賽格站在後方拍拍我的肩膀

同時賽格也招來學院的校長蘿拉,對她說了幾句悄悄話

「同學們,你們也累了,今天學院放假一天,請你在宿舍好好的休息,盡量不要外出」她把同學們遣散

「那麼賽格先生,我也先告辭了」蘿拉對賽格敬禮,賽格對她點了點頭後,她就離開了

「賽格,為什麼校長對你畢恭畢敬的?」我歪著頭問她

「對啊!賽格先生,我也很好奇呢!」笛卡兒也指名留下,所以就在這了

「你們不知道啊!因為她曾經受我保護啊!」

「那又怎樣?」我還是不懂

「若依,你真是的,她是你們家族的人,而你是家族現存的唯一直系繼承人,她尊敬賽格是因為你」笛卡兒把一切都講出來

「哈哈」賽格大笑,也摸了摸笛卡兒的頭「你真聰明,但有個地方說錯了」他又微笑

「蘿拉只是混到一點血統罷了,有一世,好像是你爺爺的爸爸那一世吧,有三個孩子,兩女一男,而其中一個女孩又太小

他揮了揮手「那時候的皇族體制又比較嚴格,一定要嫁,所以那個孩子就下嫁,嫁到了伊瓦什科夫一系,只生下了一個孩子就一走了之,所以伊瓦什科夫一系的伊拉爾家就成了一脈單傳,而到蘿拉這一代好不容易有了兩個孩子,但她的血統非常非常的少,因為德古拉活得比其他吸血鬼長,所以那對他們來說,是好幾世紀以前了」賽格聳聳肩

而笛卡兒若有所思

「你們到底要不要討論怎麼救喬格里?」我怒視著他們

「好好好,德古拉小姐,我們這就來討論」他們攬著我走

我連我是不是的真正的德古拉都不知道,你們又怎麼能確定呢?

「妳不是惡魔,也不是天使,做不成吸血鬼,做不成德古拉」那句話揮之不去,字字句句好像刻在心中一樣

哥哥,我到底該怎麼辦?你趕快回來好不好?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子煌 的頭像
子煌

窩在這裡

子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